南方财富网-娱乐频道

娱乐首页
电影频道 电视剧频道 娱乐八卦频道 综艺娱乐频道 音乐频道

乔任梁爸爸妈妈是谁?乔任梁家庭背景

2015-06-29 09:50:10 娱乐网 http://yule.southmoney.com

  乔任梁爸爸妈妈是谁?乔任梁家庭背景。

  乔任梁爸爸妈妈是高采萍与乔康强。

  乔任梁KIMI的父亲是一个海员,父亲的不断远行,让三口之家变得与众不同。机缘不投的人,朝夕相处,仍然可以咫尺天涯。而在这个家中,真心相爱,互相牵挂的三个人,却可以让天涯变成咫尺。

  乔任梁KIMI 他绝对不住校

  “在我出生的那个城镇里,住着一个航海的男人,他告诉我们他在潜水艇里的生活,于是我们一直航行至天亮,直到我们找到了蔚蓝的大海。我们住在波涛下面的黄色潜水艇里……”甲克虫乐队的“黄色潜水艇”是少年时代的乔任梁KIMI最喜欢的歌,也许是因为歌中那个男人,让他想起自己的父亲,虽然他并没有真的住在潜水艇上,虽然他很少告诉儿子他的生活,但父亲是那个出海去的人——大海,那个浪漫而神秘、自由而不羁的地方……

  正是因为这首歌,乔任梁KIMI后来爱上了摇滚,并筹办起自己的乐队PINK7。他和他的两个伙伴在学校的小礼堂演唱,在手提电脑或者新款收集的发布会上演唱。最近,观众哼唱曲目最多的是他作为“加油好男儿”的选手在东方电视台演播厅里演唱的那首歌。晋级前,评委吴君如跟一帮“好男儿”说:你们要想清楚走下去的理由。KIMI想了,告诉吴君如他要为他的母亲和朋友坚持下去,走到最后。

  从自己出生起,父亲就开始出海,与乔任梁KIMI相依为命的是母亲。乔任梁KIMI习惯了父亲在自己生日PARTY上的缺席,习惯了遇事自己拿主意,也习惯了陪伴母亲和被母亲陪伴。他目前在上海电机学院读二年级,每天上学放学来回一个多小时,一辆小小的白色摩托车带着他往返学校和家。他说绝对不会住校,因为那样家中就只剩下母亲一个人了。最近因为封闭式排练“好男儿”节目,乔任梁KIMI几天没有回家,当他终于推开家门,母亲孤独一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情景让他心中刺痛。

  母亲的寂寞,单独抚养他的艰辛并没有让他怀疑家庭的价值,因为他知道,青梅竹马的父母亲之间有跨越了时间和空间、仍然热烈执着的感情。父亲从异国打来电话时,KIMI就知趣地“自我放逐”到隔壁房间去,把音乐声开得大大的,好让父母亲讲述绵绵情话。

  小时候,每次父亲回家,就是他和母亲的节日。上海的所有公园和儿童乐园都会在一两个月内被他们三个人疯狂地“梳理”一遍。在伙伴中,他总是有最新最好的玩具。他知道,这是父亲在补偿:补偿母亲、补偿他。他相信父母亲对自己的爱,而这,正是他在舞台上、在生活里都能保持自信的根源。

  爸爸 金黄的芒果

  乔康强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刚开始跑远洋时,曾经有一次两年没有回过国。南北美洲、欧洲、东南亚,每到一地,他及岸后的第一个目标就是邮局,去寄发那些在漫漫长夜中写下的思念而关切的话语。至今,在家中尘封的角落里,还可以找到那些老信封,贴着各种颜色的邮票,盖着各个国家的邮戳……

  在西方有句玩笑话,说海员处处洒情播种。乔康强朗朗地大笑,说中国的海员往往只爱自己家中的那个女人。

  有一次,船经过印尼,他买了很多芒果。结果,因为台风的影响,船在中途耽搁了。芒果开始一个个出现黑斑,每天,乔康强就把有黑斑的芒果吃下去。一个星期后,到了上海,一筐芒果只剩下一半,但这些带给妻子孩子的芒果每一个都金黄香甜,完美无缺。

  在孩子刚出生的那几年,乔康强每次回到岸上,做得最多的事情是给儿子拍照,随时随地,哪怕是KIMI自己系个鞋带。这些照片,放在枕头下,他要在飘荡的海上看一年。

  常年在外,乔康强也耳濡目染,接受了不少新的育儿观念。他相信小孩子应该顺其自然地发展,学习应该像游戏一样轻松有趣。有一次,他回来后去看小KIMI踢足球。教练在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让孩子们一遍遍地重复一个过人动作。懂事的KIMI没有埋怨,乔康强却暗暗觉得,踢球本来是件好玩的事情,这样枯燥艰苦的训练只会打击孩子的热情。他和KIMI母亲商量,让KIMI从足球班中撤了出来。

  KIMI参加“好男儿”的选拔,原是一件出乎他意料的事情。儿子考上电机学院,读和他一样的工科,他本来很高兴,但儿子却拉起一个摇滚乐队,又跑到电视上去做“秀”。乔康强没有立刻表现出自己的意外与失望,他把儿子参加历次比赛的录象带拿来仔细研究,在船上时,又通过因特网全程观看了儿子从海选到入围到十六强的整个过程。他不再担忧了,演艺之路虽然是千军万马走独木桥,但他相信儿子可以走过去。

  乔康强这次回国将呆上两个月,问他打算干什么,他说:“和老婆一起看电视,为儿子加油!”

  妈妈 她的满足

  高采萍与乔康强第一次约会的时候,还是个中学生。对于生命中这个唯一的男人,她最初的感觉一直没有变:这是个负责任的男人,可以托付一生。

  当时,高采萍在邮局工作,乔康强则考上了海洋学院,毕业后便开始了船上生活。虽然最初是国内航线,一个星期就可以回上海一次,但对爱人的思念却在孤独的旅行中变得越来越强烈。1987年年初,乔康强和高采萍结婚了,年底,KIMI出生。乔康强转到了国际航线,一个星期的分别,变成了一年,两年。

  高采萍自认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,尤其是在那些孩子生病的时刻。KIMI从小体弱多病,每一次感冒伤风一定会诱发高烧。深夜里,高采萍无数次通夜不眠,用温水一遍遍给孩子擦身降温。当时到处都在放映台湾电影《世上只有妈妈好》,单位上组织去看,高采萍从头哭到尾。她太明白一个母亲独自抚养孩子的艰辛了。

  但令高采萍幸运的是,KIMI在父亲常常“缺席”的环境下成长为了一个独立、懂事、孝顺的孩子。高采萍患有过敏性哮喘,很多刺激性的气味都可以随时随地诱发她的哮喘,她总是随身携带掺有药物的喷雾器。KIMI目睹母亲多次发病,慢慢学会了在母亲的呼吸刚开始急促的时候就把妈妈扶到床上去,把枕头垫得高高的,然后拿喷雾器,为妈妈喷上。

  现在乔康强每次出海,通常半年就可以回来一次了。高采萍觉得很满足。乔康强从不同的地方回来,总是给她带来礼物,有时是金项链,有时是一条围巾,有时不过是一个新鲜的椰子。高采萍明白,这些礼物都代表了一个意思:在那些分别的日子里,她的丈夫在想念着她,想念着这个家。日常生活中,虽然常常需要她一个人去面对,但她仍然有一个家,一个完整的恩爱的家。

  从这篇文章来看,KIMI是个懂事的孩子。宁愿自己学校、家庭两头跑,也不愿让母亲孤独;很小就已经学会自己照顾母亲的病;练习足球的时候不叫苦,不叫累;很自觉地让父母有机会单独交谈……点点滴滴,KIMI就是这样一个懂事的孩子。

  6进5和5进4的比赛,KIMI都表现得很出色,但VIP却一次又一次地把他送上PK台,照我们的说法,是KIMI赢了,而我们却输了。4进3的比赛前,因为有黑幕传言说KIMI会被淘汰,我们火了,誓死要打败黑幕,于是KIMI每天的票数都居高不下,终于有惊无险地第一个直接晋级。KIMI很有魄力,要PK就要和最强的,正是因为这样的自信,我们才欣赏他,支持他。KIMI在唱《如果下辈子我还记得你》的时候,我是边抹着眼泪,边投票,KIMI一直把VIP看成他最重要的人,我们有了个下辈子的约定,永远都不会变的。“如果你下辈子还是乔任梁,我们死也要做VIP!”

  KIMI每次到贴吧上聊天,都会问起VIP的情况,让我们不要太拼命,量力而行。他从不关心自己,却一直惦记着VIP,把她们视为他最重要的人。